潜山市(天柱山) 文化旅游协会

感悟天柱山

 二维码 63
作者:沙马

我游过两次天柱山,一次是20年前,一次是今年。时光匆匆,已年过不惑之年的我与往日有着不同的审美意趣。如果说以前是游览山,这次却是感悟山。玩而无趣,缺少了其中的性味。山水是有语言、有思想、有情致、有美味的。只有达到心与物的交流,才能进入山的灵魂,水的内心,才能抵达“玩味”的境界。

在走向天柱山的路上,我看到一座巨大的皖公雕像,身躯魁伟,气宇轩昂,有充满智慧,吞吐山河之势,傲立在历史与现实之间,就像我理想中的上帝令人敬畏。公园前106汉武帝南巡时,亲临皖山设台祭岳,敕封皖山为“南岳”,被誉为江南第一山,过去的皇帝对选择在什么样的山来祭拜是很讲究的,因为祭祀活动在古代帝王看来不仅是文化,更是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。如果山没有奇绝之意,夺人之势,是不会被帝王们瞧得上眼的。为隋文帝诏废,改为他山,是什么缘故就不得而知了。起码这座山花费了帝王们的一番心思,留下一段神秘的历史佳话。而民间还是恋恋不忘,故而被尊为“古南岳”。我想,山的历史不仅是自然的历史,也不仅是人民的历史,更是历代帝王将相或风流名士们的历史,因相互交织而构成一部辉煌的华夏文明史。中国第一首长诗,被称之为爱情绝唱的《孔雀东南飞》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地方。刘兰芝的美丽善良,焦仲卿的坚强忠诚,五步一回头,十步一徘回,给人们留下美好的艺术形象;三国时大乔、小乔梳妆胭脂的芳香,流恋顾盼的情韵,卓约含蓄的风姿,英气飒爽的气势,让人领悟其深遂的艺术内涵。这里不但引来了王安石、苏轼、黄庭坚等文人墨客,也走出了京剧鼻祖程长庚、章回小说大家张恨水等。传说唐代中期安禄山叛乱,唐玄宗携杨贵妃惊慌出逃,在大唐王朝处在转折的历史舞台上,李白在干什么?哦,他居然一身逍遥,置身事外,躲在天柱山静静读书,而他诗歌里的大山名川却蕴含着时代精神,博大、深远,以其充沛的活力、创造的愉悦、自由的思想、蓬勃的生命力,形成了新的艺术美感,这些或许是从天柱山的壮观气势得到启发。

我沿着山脉一路攀登,一路观赏。山上遍布苍松翠竹怪石、奇洞、飞瀑深潭,确如《天柱山志》所称:“峰无不奇,石无不怪,洞无不杳,泉无不吼”。到了谷口看到潜水碧波荡漾,天柱群峰林立。林木葱茏,环境清幽,令人怦然心动。一方山水,一番人意,当年王安石在舒州做通判时,虽官场沉浮,人事多险,如履薄冰,但他依然多次畅游天柱山,以此来清洗内心的尘埃,求其旷达,超脱,明净……

古人云: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“读与行”是分不开的。以我的理解:“读”是知识,“行”是践行,唯“知行合一”才能感悟万事万物。山的灵性,水的美意,往往存在于人们一瞬间的参透。而天柱山的语言是丰富的,境界是含蓄的,思想是博大的,需要人们身同感受。当我走近飞来峰下的神秘谷被人称为“天柱一绝”时,顿感惊异。神秘谷长约五、六华里,谷底由54个形态各异的洞洞穴组成,洞连洞,洞套洞,洞内有牖,有庭,有门,有石梯,有石栏。在暗洞中穿行,难辨东西,不知阴晴,压抑沉闷;但一出洞口,即见光明,豁然开朗,又使人不觉激动与惊喜。当明代诗人李庚怀着诗意走到这里,有着无限的感叹,随即写下“天下有奇观,争似此山好”的诗句。天柱山的奇崛饱含着内蕴,不仅是视觉上的,也是思想上的,其美的艺术在于“发现”。按照德国哲学家叔本华的观点:事物的存在,在于人们的发现,没有发现,它就不存在。虽然这带有唯心主义的成分,但我想,山的韵,水的灵,还是在于人们的发现。在观察中捕捉,在捕捉中发现,在发现中领悟,在领悟中抵达曲折而深邃的美。天柱山风光灵秀,雾潮云海,瑰丽壮观,既有奇松怪石、飞瀑流泉,又有峡谷、幽洞、险关、古寨。有着直抵人心的震颤。如若“玩味”,得用思维触摸山水,用情绪感染山水,用诗意笼罩山水,这是我20年后再次游历天柱山水的感悟。一位诗人说得好:

山好,人也好,天不会老,地不会荒

天柱峰的梦想不是揽月

不是进入仙境。而是为人间

构建一个诗意的境地。

风风雨雨多少年,谁来计算?

人的感悟难以穷尽。

来吧,进入山的胸怀,水的内心

天柱山的盛宴

为我们准备了千秋岁月。

遥想当年李白、白居易、苏轼、王安石、黄庭坚等文人墨客存留的近400方摩崖碑刻,集历代文学和书法之精华。当我穿过历史的岁月,回望尘埃中的缩影,依然为我的家园潜山而自豪。怡人的山水——天柱山,不仅积累了魅力的自然景观,也沉淀了丰厚的宗教文化,曾是佛道两家的“洞天福地”。道家将此列为中国名山三十六洞天之十四,并称其为五大镇山之中镇。千百年来的膜拜和香火给人们带来了知心、希望、信仰……传说自东汉方士左慈在此传教后,道教遂在此生根。萧梁时期,金陵高僧宝志来此布道,并与方士白鹤道人斗法,结果平分秋色。从此,天柱山成为佛道圣地。鼎盛时期的唐宋,寺观不下百余座,曾有“三千道士八百僧”之说。我想,道家追求宁静,崇尚修心养性,无为而为,那么当年的天柱山就是他们理想的故园,用来潜心修道,感悟世事。佛教是追求善果,心怀天下,普度众生的,那么当年的天柱山就具有一种明澈的灵性,用来修禅谈佛,明辨是非。北宋诗人、书法家黄庭坚于元丰三年(1080年)赴任吉州泰和县(今江西泰和)途中,经舒州,游三祖山、山谷寺与石牛古洞,乐其林泉之胜,常坐石上读书,自号“山谷道人”。 他曾对朋友说:空即实,实即虚,山水的虚实,存于道,大道通天。如此对大自然的领悟,不是常人所能达到的。

我的最后一游是天柱峰,这时人也疲了,神也乏了,四肢无力,眼睛被天柱山周围应接不暇的奇山异水弄得酸痛。但在临近天柱峰的一刹那间,我被惊呆了。虽然20年前来过,也仅仅是“到此一游”,多了份浮躁,少了点空灵,多了份热闹,少了份情趣,没有“入味”到这里的一山一水。由于天气原因,这时的天柱峰忽明忽阴,有时阳光刺破云层,照在主峰上,全身闪烁银光,习习生辉,奇绝、委婉,其顶峰犹如海明威艺术倡导中的“冰山一角”,虽是奇峰耸立,但却含着这里一切山水、鸟儿、花朵、植物、生态的结晶;有时强大的云层遮住了阳光,主峰忽然暗了起来,显得深沉、通幽、乐观,更是夺人制胜;有时薄薄的白雾,从山谷向上飘动,宛如一条条白丝带缠绕着山峰,偶尔显峥嵘,这“一显一隐”,摄人魂魄。我久久凝视耸入云霄的山峰,情不自禁,浮想联翩,大有“天柱归来不看峰”之感。无怪乎唐代大诗人李白路过宿松长江江面时,望见天柱峰的雄奇壮丽,放声高歌:“奇峰出奇云,秀木含秀气。清冥皖公山,巉绝称人意。……”白居易也曾咏叹:“天柱一峰擎日月,洞门千仞锁云雷”。宋代朱熹大发感叹:“屹然天一柱,雄镇翰维东。只说乾坤大,谁知立极功。”我觉得历代文人骚客比起现代文人来,对祖国的名山大川更情有独钟。他们或得宠,或失意,或伤感,或快乐,或彷徨,或独守一方山水,或浪迹天涯,无不在奇丽山水中留下文化的足迹或诗意的情怀。  

匆匆一日,游览归来,依然感到玩味不够,未能尽兴。年过50的我,处在知天命之年,乐于足踏山水间,情溢良辰美景。而天柱山却穿透了风雨岁月,厚厚尘埃,依然以它美丽的景色,醇厚的境界,优秀的品质,独特的个性,高贵的精神,挺立于皖江皖水之中,挺立于华夏民族的名山大川之中,赢得广大游人的愉悦和向往。


下一篇潜山册页
文章分类: 美文欣赏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