潜山市(天柱山) 文化旅游协会

美丽心世界

 二维码 35
作者:刘勇

秋意正浓的清晨,甩开叽叽喳喳的鸟鸣,行走在熟知的故道上,微风吹巡,落目在路旁稻田里,太阳已有了开始的节奏,心随着奔驰而过的车影,瞬间被一种情愫包裹着,让心随着秋天的邀请美丽开来。

我一直简单的认为,每一座山虽是自然的馈赠,但有她人间使命。天柱山的使命自然是我们探寻的兴趣。千年来,文人墨客的笔墨厚厚的一摞摞。或许正是这种笔墨的丰韵,让天柱山落寞了,长时间的禅境萦绕,已达到炼丹的境地,这种境地大多被岁月的光阴带得渐行渐远,以至于忘了为何出发。或许是为了三世的梵音,或许是等一个千年的道祖。或许……或许……,种种理由的开拓,让世人不善理解,这浸润在历史中的理由,其实正是厚实、勃发、善感的天柱山今日最好的证明。

佛修三世,山修万年。天柱山按地质结构远远超过亿万之年,高耸在潜山大地,沐浴着春风秋露夏雨冬雪,以及千千万万个游客们的热度。繁华与落寞俱在,欢呼与风霜同行。相同的日月,不同的故事。正如来自省内各地的作家们,随着清爽的风,迈着舒畅的步,欢声笑语中品读潜山。采风中,看似步履匆匆,其实大家都在用心细细地品读一草一木,一花一石,用诗一样的眼神,细细地、远远地抚摸。奇石旁的凌空一笑,青松边的依偎倾诉,云海中的智者拍照等,无不被一种爱与被爱热潮包裹着,伴着急促喘息,在山涧中悸动。

还记得,采风返程的路上和周丽说,沉淀几日,把最好的文章交给天柱山。谁知一夜梦方醒,玉琪、罗强就整出了组诗,仿佛我们还没从一组组照片里走出,脑海里仍翻腾着桂花的芬芳,一个个略带史诗般的叙事就呈现在天柱山的上空。这也是督促我不断起笔的动力。许久以来,喜欢酝酿,如酿酒一般,把薄薄的情愫,加上岁月的烟尘,挂点霜,熏点烟火的气息,再整出来,或许有点意味。如近几年从事文史工作一般,开始喜欢从史海中打捞一些历史的残片,进行文字的修补,还原于现代。后来感到这种方式还是不受需求者喜欢的,也就变换一种方式,沿用采访、口述等方式,还原一些久远的故事,顺着历史的脉络深度寻找,结果得到赞声一片。所以,思维落入了固化中的固化,多少有点苍老的意味。可见到俊秀天柱山,被高耸仞峰劈头一震,苍老盔甲被瞬间碾碎,思绪瞬间也落入尘埃里,烟波上升到惊喜的欣赏之中。于是,隔离外界干扰,拿起笔伴着师友们的吆喝声,走进……

电影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说过:“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。如这山间清晨一般明亮清爽的人,……由起点到夜晚,由山野到书房。”其实,等待一场姹紫嫣红的花事,是幸福。在阳光下和喜欢的人一起筑梦,是幸福。此时,屹立在山中,迎着悠古的风,虽未能看到古南岳鼎盛时的画面,但能体味到古南岳时的风骨,如山中是俊石,壁立千仞,立马横刀。我乘着风只能怀古,虽不能“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”但看到“江村路,水墨图,不知名野花无数。”心随着古人的诗句:“一声梧叶一声秋,一点芭蕉一点愁”,总想走进张可久笔下的《山中书事》:“数间茅舍,藏书万卷,投老村家。然后松花酿酒,春水煎茶。”或许,古意深沉,一时难以走出,彷徨中,推开窗,美丽一下涌进。

凝望是孤单的前奏,也或许是感怀的导火索。心随着飘逸的云,辗转流离,偶聚时散,像流年,如光阴。年轻时曾把大把大把的爱散进了天际,虽无一地的诗意,但也不是苍凉的无可救药。锦年时,军都山下,云散云聚,情之朦胧,都随着岁月跌入了山崖,落入凡尘往事之中。偶尔有风的夜晚想起,换来的只能是一阵地唏嘘。唏嘘中的惊叹带着钢琴曲的旋律,一漾一荡漂泊在心海里,看似平静的海面,总会在不经意间因一个小小的音符,荡起一圈圈涟漪。都想如歌中唱到的一样,平静的心不再会有浪潮。浪潮可以没有,但涟漪总不能拒绝吧,就像岁月的烟尘爬上了额头,皱纹总会慢慢走出,而且会越来越深,伴着双鬓的白发走向遥远的故里。皱了的衣服可以用熨斗烫平,皱纹是不可能用电熨斗熨烫的,也不可能发出“吱吱”声冒起一股水蒸热气,一熨就了然如常了。

生活的熨斗是时光,正如眼前的天柱山,静默着,耸立在潜阳大地,用忠诚和虔诚呈现博爱之情。不喜不悲,不忧不惧,随着四季的更迭,旷一世情怀。所以,自古以来,醉倒很多人,迷恋很多人。一代代文豪来了,虽不会挥一挥衣袖,但留下千古诗篇,李白说:“清宴皖公山,巉绝称人意。”居易认为:“天柱一峰擎日月,洞门千仞锁云雷。”王安石写下:“穷幽深而不尽,坐石上以忘归。”还有很多的很多,都足以支撑天柱山之博众、鸿远、风华。王安石提出了“忘归”必有绝色美景之吸引之意,静置在神秘谷前,我感到道意深深。如此,当年庄子能攒点小钱,神游至此,会被这里的仙山与美露折服的,若再修上些日子,逍遥游的旷达或许更加深邃磅礴。他的坐忘与朝彻都会沾染上古南岳的灵气,灵气会让他笔下写出更多的“肌肤若冰雪,淖约若处子,……乘云气,御飞龙。”或许这种飞龙是带有共性的,共性的优势在于山川的韵律,潜水的雅致。所以,逍遥宫前,我虔诚地凝望,如当年庄子一样的感叹着:“秋水时至,百川灌河……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。”此时,我想到不全是齐物、逍遥,还有皖公、二乔。历史的构架组成万千故事,也成了填补光阴的符号。正如薛家岗遗址十三孔石刀,铮铮镂空中,我们可以寻觅到许多久远的史诗,这些史诗带着文明的曙光从潜山腹地冉冉升起,照彻皖山皖水,诗韵灵秀之地。

登山的步伐没有停滞,很多的景观被游客“咔嚓咔嚓”拍进手机相册里。人生如常,多点回忆是恩赐,也是有心人的福分。如有常兄感慨一样,山中即景,物是人非。此时再也寻不到当年登山时的旧模样。曾记,纳兰性德说过,一往情深深几许?深山夕照深秋雨。我说行色匆匆,你我皆是过客,何必秋风压低沉。眼前的美景就是遇见,就是前世情缘。或许感慨是文人固有的情怀,遇到想不到的邂逅,加上震撼、感伤、彷徨等元素,心里都会感怀深深,或者此时此刻都要赋诗一首。宋代四大家黄庭坚先生曾写过:“潜峰竞巉岏,司命最矜绝。遥看芙蓉峰,削立矫秋色。”前些年我吟诵过此绝句,是赞美天柱山秋色的。今天想起真是应景,我想,用诗赋表达情怀或感慨一定要有厚度,如恒跃我们眼前龙宫一般,深邃而神往。爽朗声跃过山水间,越出天际,让心里开出一团团欢喜的圣莲来。飞来石的跃入眼帘,让我们又是驻足赞之,许多模仿言情剧的动作,在它面前定格,复演,装入欢笑的画面,进入了相册,也进入光阴的年华,如昨夜风尘昨夜星,一闪一闪亮晶晶。

作家中,雀跃中雀跃的佳佳,乘着笑声的翅膀,催促山下伙伴们的登山步伐。佳佳是个性格奔放的女同学,喜欢把欢笑留下,把分离的伤感背走,一个人默默地承受。恬淡欢悦是她的“名片”,一路欢笑多少会冲走或多或少的惆怅,给寂静的天柱山一个爽朗欢笑的秋韵。时光真得很短暂,短暂的如眨眼一般,以至于我们忙得不知如何收拾心情,就在笑声中登上了主峰。珠峰之巅当年名家留下了诗句,我们会留下什么?乘着潜山的风,我想一定不会比他们逊色,一定有超越的胆识,正如山下一些望着高耸的山峰怯步不前的游客们,尚未登山,就被高峰难住了,他们的收获何在呢?我寻不到答案。但眼前的作家们,他们的风骨,会超越天际,留给大山意想不到的温暖。

登山算是一次挑战,远远大于旅游的意味。不说考验意志这么大的话题,单说检验身体应该是一个现实的主题吧!踱步于山顶,眼前的山峰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赋予了灵性,俊秀、巍峨、鼎立,很多词都不能一下完全形容。只好屹立在山巅,望着满眼的山峰,再次被天柱峰震撼,当年李白说过,天柱一峰擎日月。擎日月的高度是其他山不可比拟的,单一个“擎”字,就有揽月摘星之势,何况还有日月相伴呢!此时,我想到是文学相伴,正是因为文学,我们有了作家的雅号,这些称谓显然大了些,但不乏佼佼者递进横出,如盛开的娇莲,芬芳濡润。如玉琪贤弟,一年光景未见,禅修的琴心侠骨,一派侠客的意味。这与他多年写武侠小说有关,字里行间仍飘逸着武林江湖的风范,如他笔下《天柱龙吟》中写道:“你大笑三声/江东河水开始倒流/卷走了铜台”这种豪杰的气势,仍是我们当今需要的血性。

仓央嘉措说:“那一世,转山转水转佛塔,不为修来世,只为途中与你相见。”此时,我终于明白,我们邀约好同行的人,一起相伴雨季,走过年华,会让绿萝拂过衣襟,青云打湿诺言。当年庄子常说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似乎我们还未曾相濡,都已经落尽自己的生活圈里了,这或许就是庄子笔下的江湖,身在“江湖”中,我或多或少知道,同行的他们都汪洋恣肆,仪态万方。我身居这些“高手”之中,自感那套“降龙十八掌”的无用。恐慌时,只好用庄子之语“无用之用方为大用”来鼓励着自己,让自己融入这个“江湖”。届时,红尘陌巷,沙洲之头,也好寻一方的安宁。

有时舒心的行走,如拨动心弦,伴着流畅琴曲,心情如展翅欲飞的蝴蝶,扑闪着灵动的翅膀,随着流年的影子,絮语千言,柔美恬静,舒软安逸。此时,恰逢好客的潜山,用皖山皖水的豪情发出邀请盛函,也就义无反顾的前来。入住后,便一直被热情包围着,暖至心海。露营地的别具风格,幸福小木屋的简雅,天柱山文旅协会精心筹备等等,都落进心海,走进诗意的潜山,如此,天涯芳草,静茹深秋。程长庚故居前,张恨水文章里,山谷流泉摩崖石刻中,都写下深深的爱,浓郁的情。有作者说:山是要阅读的,尤其是像天柱山这样古老的山。这部深厚史书,是一时读不透的,我虽急匆匆来过几次,每次都是收获至新,遗憾不少。曾记,20年前在山谷流泉摩崖石刻前,我就喜欢对着它发呆,被它撼动。此时,我想,如果天柱山还要发出邀请,我仍会凌晨四点,披星戴月的一路狂奔。

天柱山屹立了百万年,被古今中外的人们阅读了无数遍。今日我们一群作家去阅读它、走近它、书写它。望着经年冲涮的山体,那里面,深藏着的岁月的履痕,唤醒我们对大自然的真爱和敬畏。这种体会来自组织方---潜山市(天柱山)文化旅游协会,对他的誉美之词有很多,如庄子笔下的汪洋,九万里不止,逍遥超逸,空灵深邃。而今,与作家们“感时花溅泪”“相看两不厌”,一起去寻心中那片绿洲,让生活有了高度。高度让人生有了意义,也让天柱峰有了另一种禅意。路经三祖寺时,我想,是做一株路边草,等待菩提甘露的滋润呢,还是做一颗瓜蒌子,带给人间清香。一座山,与佛结缘,一草一木,都有了慧根。庄严的寺院,禅意深深。佛门轻启,护佑八方生灵。我从心灵的深处感叹:一折山水一折诗,山水随诗入画屏。摩崖石刻前,我虔诚地用目光深读旧时的光阴,忽然有一种彻悟的惊觉,这些刻字传递着幸福和大爱,散发着快乐与希望。

嘀嗒的光阴,卷着傍晚,落幕还是按部就班地来临。清越的黄梅曲调,灵秀而婉丽,透出地域文化的足音,彰显潜山大地上的优越风情。我们的告别晚宴也趁着夜色开始行走,

不提再见,只谈聚会。但是,谁不小心还是把别离的包袱打开,伤感一下涌入,舞台上深情地歌声响起:“今夜还吹着风,想起你好温柔……”哽咽中,泪水在眼眶里转着圈圈。为什么眼中含着热泪,因为对潜山爱得深沉。此时,我想起当年曾唱着:“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离别的滋味这样凄凉/这一刻忽然间我感觉好象一只迷途羔羊……在不知不觉中泪已成行”与战友们话别。那一别就是天各一方,后会无期。没想到,三十年后的泪别,是潜山之夜,在后会有期的文学盛会里。多想,时光不老,你我不散。在潜河的渡口,守望尘世的甘与苦,共描一幅盛世画卷。怎奈,时光太瘦,指缝太宽,不经意的一瞥,相聚匆匆,你我各自天涯。

返回后,坐在办公室里我沉默许久,不知这篇文章如何去写,让心更美丽些。其实生活中的美丽多是旗未动,风也未吹,是人的心自己在动。如光沉浸在山中,文章多少会缺点生活之灵动。导演贾樟柯曾说过:“写作真的像长跑,从第一个字到最后一个字,……就像在长跑的路上,可以有人给你加油喝彩,但脚下的路仍需要你一步一步走过去。”我想,此文还是一步一步走过去吧!虽有点说教的意味,但情之永远,爱心律动。

我想,如果非要赋诗一首做个结尾的话,不如整句歌词来得快些,那就是:“流连,流连,流连,流连在你眼前。”


文章分类: 美文欣赏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