潜山市(天柱山) 文化旅游协会

天 柱 神 韵

 二维码 112
作者:张建军

(一)汉武帝封禅

    天柱山峨然屹立在大别山的群山怀抱之中,一峰擎天,穿出云海,秀美而雄奇,是名副其实的中华名山福地,是响彻华夏九州的禅宗祖庭,为国之柱石,独擎于东南胜境。白居易有诗赞曰:“天柱一峰擎日月,洞门千仞锁风雷。”《史记。孝武本纪》载:“其明年冬,上巡南郡,至江陵而东,登礼潜之天柱山,号曰南岳”。说的是公元前106年,汉武帝刘彻南巡,率领文武百官来到天柱山,登礼祭祀,封禅天柱山为“南岳”。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,记录了这次封禅大典、叩拜洗礼的史事。

    我游历过诸多名山胜水,也每每因回故乡或者出差路过天柱山而一直未登临膜拜而有感憾,这次应天柱山管委会、天柱山文化旅游协会组织的“寻梦天柱——安徽作家潜山行”采风创作活动,终于圆梦!2019年金秋十月,层林尽染的季节,我们愉快前往。

    远远望去,天柱山如一朵初开的雪莲花,裸露的花岗岩石白净圣洁,青翠的群山重重叠叠环绕在周围,山上云海迢迢,似是天宫仙境。山下溪流飞瀑,苍松掩映翠竹,田舍俨然有趣,佳木秀而葱笼。

    我们一行人坐上索道,凌空而上。到达天庭景区,再步行一段曲曲折折的山路,只见山石骨立,山峰高而陡峭。顿时,山的磅礴映入眼前,山的气势雄起在脚下,山的巍峨撞进我们的胸怀。大家一边吐纳新鲜的空气,一边啧啧称奇!我想,这山雄奇伟岸,气势非凡。若我们男人,襟怀深广,胸有千壑。我们做男人就是要像山一样,要有山的气象,要有山的境界,更要有山的情怀,顶天立地吧!

    导游介绍说,天柱山是地质运动构造的产物,在伟大的造山运动中,天柱山历经险象环生的地质变化,缓慢从大海里崛起,出落成为一尊伟岸的男子,威武而雄壮。在漫长的日月里它涌动出无数旖旎的流云飞霞和瑰丽的山石奇峰。它们独自横刀,截断云雨。它们剑指朝阳,力劈苍穹!它们向岁月的磨砺挺胸仰首!

    峻拔奇峭的山峰之上,云来云往,云长云消。名山出奇松,名山出佳水。山石间缥渺的云雾掩映着松涛竹海,丛林里由雾结成的水,纷纷跑出来,滴出来,顺着岩石,这里一块涧,那里一条溪,幽幽地流淌,欢快地飞奔,溅起一阵阵欢乐。遇到情投意合的,彼此默然,汇成一条小小的瀑布,腾空直挂,急急而下,水声白银般透澈又响亮。清清丽丽的水,伸手一捧,引入臂弯,接入口中,摩挲在脸颊,轻轻的浇湿在额头,泯入五脏六腑,顿时就甜在心里。只觉得水抱着你,你抱着水,一刻也不能分开,一刻也不容错失。与水那么近,与水那么亲,与水那么惬意!登山的劳累顿时无影无踪。

    拾级而上,峭壁上的天柱松挤破巨大的顽石而生,依偎着岩石而长,百折不挠,浩然磊落。它迎霜雪而立,沐朝阳,惊风雷,颇具王者风范,它吸纳了1500多个春秋的日月精华,苍虬而饱满。颇像一位尊严而慈祥的老者。

终于到达山顶的天柱峰景区,只见山风万壑,松涛阵阵,雄浑高亢的长啸声绵绵不绝,生生不息。如虎啸。如猿啼。似风雷在怒吼。似海浪在汹涌。更像是天兵天马奔腾而来!同行的张玲大姐对我们说,在天柱山,走着走着,迷路了,都能看见溪水和瀑布,都能找到出山的路。真是果不其然,我信服了!这里也是潜水、皖河的发源地之一。

有水,便有万物,有兽,有鸟,有虫,有鱼。据考古发掘,天柱山早在6000万年前的古新世纪,“东方晓鼠”便在此繁衍生息。“东方晓鼠”的发现,推翻了考古界啮齿类动物起源于北美洲的定论。

我想,是山的磅礴,孕育了水的波涛。风云际会的天柱山,重峦叠嶂,山下的潜水、皖河二条河流,围绕着山的走势蜿蜒曲折,浩浩汤汤,日夜向东奔腾,满载了大山的祝福和企盼。这些山石,这些河水,经年累月,蕴藏着诸多微量元素和营养矿物质,蕴藏着的一川川巨大的能量,永恒而虔诚地哺育着它的一代代山民们,离开山门,一身正气,笑走九州!义行天下!

(二)薛家岗古人类遗址

    秀水迤逦远行,山岳异彩流霞。山下的薛家岗早在5500年前就有古人类在此活动生息,在遗址博物馆里的勘探发掘现场,我们看到古人类用自制的石箭、石刀狩猎,用自制的石斧,石凿采撷植物果实和茎块,并且制造简单的生产工具,用原始的石砌土灶烹烤食物,分享、储存劳动果实。“井”在这时候也有了原始的雏型。

新石器原始的风光再次在这里重现,陶器是他们不可缺少的生活器皿,自古人类繁衍至今,这里的窑火生生不息,从未间断,坚韧的窑火一直吟唱跳跃,熊熊燃烧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之中。陶锅、陶釜、陶碗、陶勺、陶罍、陶缸、陶坛、陶瓢、陶皿的出土,记述了远古祖先的聪明和才智,以及征服大自然的雄心,他们于此繁衍生息,渔樵互还。时至今日,陶艺人还在不断地追求极致,采陶、晒泥、制坯、刻画、上釉、装窑、点窑、出窑。他们以其毕生的匠心,手到,眼到,心到,神到,倾注一生,热爱着我们平凡而伟大的生活。

(三)石牛洞摩崖石刻

    三祖寺下的西涧里,有顽石如牛,黄庭坚羡其松风竹影,慕其僻静幽雅,晨钟暮鼓,是一块真正的佛土圣地,曾在此筑室读书,高僧大德,鸿儒往来。大画家李公麟还为其画有坐石牛像。宋仁宗皇佑年间,王安石游历至此,写下并留有诗刻:“水无心而宛转,山有色而环围;穷出深而不尽,坐石上以忘归。”

    李白、苏轼、白居易、陆游、杨万里等文人墨客也羡慕天柱山的灵秀,常常流连徜徉于此,举杯饮酒,物我两忘。大诗人们还把吟咏唱和的诗文,题辞勒石,以记下一件件雅兴。如今,在约2公里的山谷两岸的石壁上,以及谷底,留存自唐宋以来300多方名家石刻,集聚了历代文学和书法的精华,石牛古洞摩崖石刻楷、行、草、隶、篆书大放异彩。石刻之多、之精,之奇,之美,名冠华夏。

    这些石刻随石赋字,精心布局,惊奇处巧夺天工,叹为观止,有着非常深厚的文化底蕴。“止泓”就是一幅极品中的珍品,它独成一处,独特的字体引人入胜,朱红的两个大字赫然醒目,欣赏此字时,映入心底的仿佛是一泓清泉,脚到眼到心到处,渐行渐止。《庄子内篇。德充符第五》有:“人莫鉴于流水,而鉴于止水,唯止能止众止。”在儒释道经典涵义中,“止”是一种做人处世的智慧。老子的《道德经》中“止”有适可而止之意,正所谓“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”,说的就是一个人知道满足就不会受辱,知道适可而止就不会危险。明心见性,既有儒家的宏远抱负,又有佛家的兼济苍生,还有道家的点到为止。“止泓”,止水澄清,可以明鉴事理,智慧的光芒烛照天柱。慎独,慎为,慎己,慎利。

这些美丽壮观的摩崖石刻,笔法遒劲,诗文瑰丽,既歌颂了天柱山的壮美,也为后人留下了做人做事,立身处世的谆谆教诲。

(四)山是水的源头

    水是山的血脉,水的源头在山。山上,山下,佳木翠翠,百草葳蕤而生。山和水哺育了一代又一代国之瑰宝,国之栋梁。从这里先后走出了京剧鼻祖程长庚,章回体小说大家张恨水,杂技皇后夏菊花,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韩再芬......这正是英才辈出,灿若星汉的物华天宝、人杰地灵之宝地!

    我们走出薛家岗遗址博物馆,在一层又一层古人类活动的土地上,几棵高大的枫树昂然矗立,笔直的树干苍劲挺拔,它们守候在院墙之边上,在秋风里郁郁苍苍,显示出强大旺盛的生命力,笼盖四周而风华正茂,颇有古木参天之胜境。我想到,天柱山的山影,峰影,树影,人魂,有仙气,有灵气,有福气,更有霸气!天地言大美,山水奏清音。历代名人留恋于天柱山峰的雄伟。迷恋于潜河皖水的涓秀。惊叹于天柱洞府的幽奇。忘情于天柱山谷的旖旎。这些山上山下来来往往的石阶上,有他们多少时光的印记和屐痕啊!

     天下名山是方士才俊的归隐之所。李白“待吾还丹成,投迹归此地”。苏东坡“平生爱舒州风土,欲居为终老之计”。王安石:“青山只在古城隅,万昊归来卜筑居。”大文豪们早就把天柱山当成了自己的家,他们的忘“归”之心,让天柱山等了又等。

    天柱峰,是天柱山上的一朵雪莲花,浑身石骨,风雷不惧。嶙峋奇绝,霜雪不侵,巍峨耸立在大别山群山之巅上,瑰伟而秀丽。回到合肥的几天里,我的脑海中时常浮现着它如剑,如炬,如锥,如柱的气概。它凌空崛起,又妙笔生花。它一柱擎天,惊日月。泣鬼神。锁风雷。出没星汉里。这里有龙吟,这里有虎啸。巍巍深山之中的松涛竹海,是珍禽异兽的理想王国。神灵如此钟爱,人亦向往之。天柱如此多娇,千花香满山野,四季轮回里,似闻黄鹂又啼数声声。不如归去!不如归去!

    噫,吾真忘已归矣!


文章分类: 美文欣赏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