潜山市(天柱山) 文化旅游协会

秋天的银杏树

 二维码 5
作者:子  风

潜山五庙程冲,有一棵古老的银杏树,相传已有700年,树高七十米,树冠巨大,堪称当地的地标植物,甚是蔚观。

皖南的山区山村,银杏树多有。银杏树,历史的经语中别名很多,诸如民间小调一样,“白果树”、、“鹅掌”、“公孙树”、“飞扇”、“灵眼”、“圣果”、“千扇树”等,我的家乡就有一棵,传说也有上千年,现在村子里,已经没有能说出此树来源的人了。不过,程冲的这棵银杏树可信度还是有的,相传元末明初程氏先祖在此定居,植下此树,而后族人一直在此繁衍生息,并有族谱印证。当然,我对于那些需要考证的事情并不感兴趣,在这美丽的秋色,我只钟情于直观感受,这棵银杏树是我今天崇拜的图腾,它那挺拔宣威的姿势,顷刻就征服了我的视角。真的,一见到这棵树,我的心情舒畅而又迷离起来,无限的信息化为乌有的高度,我被那种纯粹的感觉所包围,此刻,我突然觉得我很卑微,与70米高的大树,同在一片蓝天下,我的渺小一下子就显现出来。

树冠好大,遮天蔽日的形容词可以用在这里,我的仰视也难以抵达它的与天之处。偌大的树冠,不仅震撼了天空的蔚蓝,更是让遇见它的人,心生敬畏之心,感受到了大自然的伟大,领悟到了至真的卓伟。这时,一切都有美好的缘由,期盼已久的幻想换位为真实的享受,眼前晃动的如梦色彩,随秋风摇曳,红的,黄的,绿的,翩然而至的落叶,像一曲相思的轻音乐,我已经弥漫其中。

树下,已经零星的有了寂寞的落叶,那种纯净的黄色,在土地之上有序的铺陈开来,极像一位无影的画家,在用秋风之笔,尽情发挥着自然而然的韵律,描绘一副水墨丹青,我就在这丹青妙笔之中,我就是那朦胧辽远的童话,就是依偎在村庄祥和家园的梦。突然,一阵风缓缓吹过,地面的落叶随风而去,留下了结实厚重的泥土,在这泥土之上,每行走一步,就有一种来此土地内部宁静的幽香,像柔软的小手轻轻的拂过我的嗅觉,好惬意的感觉,要说有多舒服就有多亲切。

突然,脚下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,附身一看,是银杏树裸露于地面的粗大的根,那些充满活力的根,非常发达,拼命的向四周挣扎生长,像卧龙,像虬枝,形如佛手,既刚健有力,又静默如梦。走上前,秋天的阳光下,那些根系感受到了秋天的远方,它所等待的每一个月影,都是一次生命的苍天之梦,秋天里,梦想轻轻成真,远方有了寂寞的晨曦和回归的号码。

据说,银杏树也有性别之分,“白果”又称“圣果”,它既是果实也是夜色的伤感,要想抵达秋天深处浅紫色的蔚蓝,需要多少回爱的迫降。记忆中,家乡的那棵银杏树,好像没有结过果实,人们只是尽其所能的利用它的树皮和树叶。突然间,好感觉我的秋天有一部分是在童年的回忆中度过的,甚至现在,我有时候并不能改变儿时的幻梦,是不是一个人对于那些没有理由的场景,已经被一种宏大的格式化所左右了,今天见到了这棵树,我再次进入到了原有的岁月,一些微小的细节,瞬间就启动了心灵密码,那枚宁静的青涩之果,承接了来自天堂的光芒。银杏树,历来被人们敬畏,它与区域性的生活有着密切的联系,是与生命攸关的高度。

树木有它们自己的成长轨迹,每一棵树的秋天都不一样,它们必将用不同寻常的语言,去表达对于秋天的承诺,风中翩然而至的叶子,是阳光的影子,是时间的歌谣,是村庄守候的荡漾,每一片落叶都有自己的想法,在土地的心里那是誓言,在逆袭的烟雨中,那是一首亲切的问候,而于善感多愁的炊烟,那是一行行诗意。

在银杏树巨大树冠的疏影下,好像有了佛性,有一种超脱红尘的感觉,有一种幽静深入人心。纷繁复杂中,人们想超然物外的,其实就是这种敬畏之心,以及突然而至的领悟和静美。在这棵大树底下,我被超然物化了,内心深处的宁静,居然就像林清玄所说的那样:生命的本质是空无的,但有一刹那的感悟,这一刹那的感悟就是生命的本真。今天,我拥有了卑微的幸福,我很仔细的体验了来自大自然的历练,一棵树沧桑的浪漫。

秋天的深处,在五庙程冲,这种邂逅是时间的幸运,而人生只是时间的瞬间,能与秋天的景物相遇,并能产生美丽的一刹那,于空无中度过弥漫,只要专注于时光静好,生命必然会拥有醇和的秋色。


文章分类: 美文欣赏
分享到: